曹仁
曹仁(168年-223年),字子孝,汉族,沛国谯(今安徽亳州)人,曹操从弟(从祖弟)。三国曹魏名将,官至大司马,封陈侯。曹仁好弓马骑射,少时不修行检,及至长成为大将,则变得严整,奉法守令。从曹操多年,为魏朝立下汗马功劳。破袁术,曹仁所斩获颇多,大破陶谦军及陶谦部将吕由,攻克句阳,生擒吕布的部将刘何,官渡大战中,在隐强打败刘备军、鸡落山之战又战胜袁绍军。赤壁兵败后,曹仁镇守江陵与周瑜拖了一年之久,为曹操重整旗鼓赢得了宝贵的时间,渭南破马超,破反将苏伯、田银、侯音,襄樊之战中挡住了关羽的进攻,与徐晃共攻破陈邵,进军襄阳。曹仁谥曰忠侯,按《史记·谥法解》云:“危身奉上曰忠。险不辞难。”故当魏一朝,“忠”实为大誉之谥,只有夏侯惇同焉。

讨战群雄

先后在破袁术、攻陶谦、征吕布中,屡建战功,升任广阳太守,但未赴郡,仍留军中督骑,随曹操征战。

从平河北

建安五年(200),曹操袁绍于官渡相持,曹仁奉命领骑至汝南,击败迂回深入曹军后方的刘备等,又西向鸡洛山(今河南密县东北)大破袁绍部将韩荀,保护了曹军西道补给线,继与史涣等袭烧袁军粮秣,为官渡之战的胜利立下功勋。

江陵战瑜

建安十三年(208年),从曹操讨平荆州,曹仁进封征南将军。赤壁之战后,曹操留曹仁、徐晃等继续留守南郡(治所江陵)。

周瑜、程普率领几万人马,和曹仁隔江相持。两军尚未交锋,周瑜先派甘宁前去占据夷陵。曹仁分出一部分兵马包围了甘宁甘宁周瑜告急。周瑜采用了吕蒙的计谋,留下凌统守卫后方,亲带吕蒙去救甘宁,在夷陵击破曹仁军,解除了甘宁之围。周瑜乘势渡过长江,驻兵北岸,与曹仁相持。

建安十四年(209年),周瑜率军数万攻打南郡,其前锋数千人已至,曹仁登城远望,募得三百人,便令部曲将牛金迎军挑战。但吴军甚多,牛金众少,于是被围。曹仁与长史陈矫俱在城上,望见牛金等三百人垂危频没,左右之众皆失色惊惧。惟曹仁意气奋怒,呼左右取马来,陈矫等知曹仁欲下城救牛金,于是一起拉着曹仁说:贼众强盛,势不可当。何不放弃这数百众人,而将军却要以身相赴!曹仁不应,披甲上马,带领其麾下壮士数十骑出城。与吴军距百馀步之遥,迫近城沟,陈矫等以为曹仁只是在沟上当住,为牛金支持作势,谁知曹仁竟渡沟直前,冲入敌围,牛金等乃得解救。但敌围之中有馀众尚未尽出,曹仁复又直还突入,将余兵从围中拔出,又杀吴军数人,把吴军击退。陈矫等初见曹仁冲出,皆惶惧无措,直到亲见曹仁还城,不得不叹道:“将军真是天人!”三军都佩服他的勇敢,曹操更器重他,转封安平亭侯。

后来周瑜亲自来攻,为流矢所伤,伤势严重,引军还阵。曹仁闻知周瑜伤得不能起来,亲自督军到周瑜阵前,周瑜乃起身行到军营激厉士气,曹仁见状便撤退。


拒超平叛

建安十六年(211年),征西将军夏侯渊兵出河东,关中诸将皆反。曹操西征关中,曹仁为安西将军,总督诸将拒守潼关,在渭南大破以马超韩遂为首的关中十部诸侯。其时河间苏伯、田银反,曹仁遂行骁骑将军,都督七支大军讨破田银等众。曹操复以曹仁行征南将军,假节,屯旅樊城,担当镇守荆州之重任。

建安二十二年(217年),曹仁与夏侯惇张辽屯居巢。

建安二十三年(218年),鄢陵侯曹彰北征乌丸之时,其兄曹丕致书训诫曹彰说:为将者要奉公守法,不是应该像征南将军(指曹仁)一样吗?

据守樊城

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,宛城有侯音反叛,抄掠附近郡县的百姓数千人,曹仁带军攻破叛军,斩了侯音,又回师樊城,被任命为征南将军。

后来关羽进攻樊城,当时汉水暴涨外溢,于禁等七支持军尽遭淹没,于禁更向关羽投降。曹仁率数千名士兵据守樊城,水几乎淹了整个城池。关羽乘船攻城,围了好几层,城里与外断了音信,粮食也所剩无几,但援兵尚未赶到。曹仁激励将士们的勇气,表示了誓死守城的决心,将士们被他的精神所感动,都一心守城。不久,徐晃带援兵赶到时,大水也渐渐消退了,徐晃从外围向关羽进攻,曹仁得以突围,终于击退关羽

咸有效劳

延康元年(220年),曹丕即位魏王,拜曹仁为车骑将军,统率荆、扬、益州军事,进封陈侯,增邑二千,并前总数三千五百户,后还屯宛城。孙权派将领陈邵占据襄阳,曹仁奉旨讨伐,与徐晃大败陈邵,入主襄阳,派将军高迁等徙汉水之南的未开化之民到汉水之北。

黄初二年(221年),曹丕拜曹仁为大将军。又诏使曹仁讨斩叛将郑甘,移屯临颍,迁大司马,总督诸军据守乌江,还屯于合肥。

濡须战败

黄初三年(吴黄武元年、222年),十月,孙权复叛,曹丕亲率各路大军伐吴,派曹仁率步骑数万进攻吴之濡须(濡须口之战)。蒋济袭击羡溪,成功引诱敌军主将朱桓向羡溪派遣援兵。

黄初四年(吴黄武二年、223年),濡须口之战仍在继续,此时,曹仁拥有步骑数万人,而吴方主帅朱桓仅有5000兵马。因此,朱桓决定以逸待劳,对部下们说道:两军对阵,胜负在于将领的能力,而不在于士兵的多寡。诸位看看曹仁的用兵。曹仁的指挥才能怎么能和我朱桓相比?兵法说防守方只需半数兵力就可以抵挡数倍敌军,这里是指在无法依托城池的平原上,胜负取决于士众是否勇敢、进退是否一致。现在,曹仁并非智勇双全,他的军队又心怀胆怯,千里跋涉,人困马乏。而我们据守城墙,南临大江,北靠山陵,以逸待劳,以主制客,这正是百战百胜的胜势。即使曹丕率举国之力前来,尚且不用忧虑,更何况,如今来袭的只是曹仁这些无能之辈!”于是朱桓偃旗息鼓,伪装示弱,引诱曹仁来攻。曹仁果然中计,派遣其子曹泰突袭濡须城,又派遣将军常雕督领诸葛虔、王双等人,早晨乘坐油船另外袭击中洲,中洲正是朱桓部众妻子儿女所在的地方。曹仁亲自率领一万人留在橐皋,作为曹泰等人的后援。蒋济对曹仁的做法提出了反对意见,但是曹仁没有听从蒋济的良言。吴方主帅朱桓,亲自抵御曹泰,并派遣将军严圭攻击常雕等人。到了三月份此战结果为,朱桓大破曹泰,随后又大破常雕,导致常雕被斩,王双被生擒。其中,魏军的常雕一路,仅临阵战死的将士(不含伤者,以及重伤不治的死者)就高达千余人,只好撤退。曹仁吃了败仗不久后,便逝世,时年五十六岁,谥为忠侯。

青龙元年(233年)五月壬申日,曹仁与夏侯惇程昱因功而受到曹叡在曹操庙庭祭祀的礼遇。